美国就医患者实例

美国看病什么流程、费用,先行者又有什么样的体验?笔者就曾经赴美看病的多名患者,听他们讲述了自己在海外就医的经历,分享如下。

案例1:美国医生告诉我,什么药都别吃了

“只给我做了一个无痛胃镜、抽了几管血,美国医生最后告诉我,国内的治疗是有效的,现在什么药都不要吃了,按期检测肝功能就行了。现在我的指标全部是正常的,不需要看病了。”来自湖北随州的高明(化名)今年48岁,2013年3月他在武汉协和医院被诊断为丙肝肝硬化,医生建议准备进行肝移植,他也非常悲观,将儿子从国外召回,准备交接生意,安排后事。惶恐之中,他从网上开始搜索出国看病的信息。2013年11月,经北京一家医疗中介牵线,他决定赴美看病。中介为他选择推荐的是美国最顶尖的梅奥诊所,虽然翻译成中文叫诊所,实际上,这是一家拥有6万员工的大型医院,几乎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曾在这里看病,每年大概接诊100万病人。与梅奥形成对比的是,北京的协和医院,大概有4000名医护人员,他们每年要应对来自全国的300万病人。医疗资源的优势几乎是一目了然。两星期后,高明登上了赴美看病的飞机,第二天,还没倒完时差,就坐到了主诊医生的面前。先于他抵达美国医院的,是经过翻译的所有的病理报告,国内医院拍的4张CT和MRI片子以及手术资料。“这些片子美国医生都认,不用重新做。”实际上,美国医生和国内医生做的诊断都是肝硬化,分歧是,中国医生认为这是最难治的一种肝硬化,但美国医生认为,如果丙肝得到有效控制,他的肝硬化就不会再发展,只需要控制丙肝即可。由于此前他已经在国内进行了16个月的注射治疗。美国医生告诉他,这种治疗是有效的,唯一的问题是治疗周期太长了,在美国,这种药最多用12个月,此后再注射,不但无效,而且还加重身体的负担。

“在美国待了一个星期,和医生见了两次面,总共一个小时,抽了一次血,做了一次胃镜,诊疗费用总共是7000美元,虽然不便宜,但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值了。”回国之后,高明看着家里一大堆一大堆的药,有说不出的感慨,“之前去医院就是开药,每次都是装一大箱拖回来,现在终于不用吃这些药了。”让他印象深刻的是,要见美国医生每次都要预约,通常见面的时间是半小时,双方可以充分沟通,可一旦预约时间到了,医生的定时器响起,医生就会坚决地闭上嘴巴,虽然面带微笑,但肯定不再说话了。门诊出来后,如果你突然想到了什么想返回去和医生沟通,绝对不可能像在中国那样随便推开医生的房门。作为中国患者,最好提前对此做好充分的准备。

案例2:化疗的药是一样的,但剂量差好几倍

来自温州的黄关天(化名)65岁,6年前被诊断为肺部腺癌,手术两年后复发,医生给他开了一种叫做特罗凯的美国进口靶向药物,一天一粒,一粒600元。“吃了三年,这药有个副作用就是容易起皮疹,很难受。但没有医生敢叫我停药,因为我吃着药活得好好的呀。”黄关天也了解到,如果没有基因突变,吃这种靶向治疗的药物其实是无效的,目前医学上可做的基因测序有250多种,而国内只能做其中的两种。“既然有那么多基因没有进行测序,医生的主张还是吃药吧。”“我经济条件还不错,就想到美国专门做一下基因测序。”2013年5月,北京的一家中介把黄关天推荐到了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,在那里,黄关天待了20多天,做了活检、基因测序和PET-CT。“印象中PET-CT花了人民币三四万,同样的机器,比国内贵三四倍,全部的诊疗费用大概20多万,光基因测序就做了70多种。”由于基因测序的结果需要等几个月,黄关天就带着医生给出的化疗方案先回国了。

不久之后,黄关天得到麻省总医院传来的诊断报告。他不存在基因突变,这意味着,在过去三年,60多万的靶向药物都是白吃了。“就是吃错药了嘛。”这句貌似玩笑的话听起来有几分难以掩饰的沉重。签订了责任自负的保证书之后,黄关天在国内医院开始按照美国医生给出的方案进行化疗。“总共四个疗程,国内也有同样的药,医生也知道这个方案,但国内剂量小好几倍,开始打化疗的时候,医生希望我能分六次打,我坚持美国方案,因为我知道,在美国我这种化疗都不用住院,直接在门诊进行,他们给我的剂量应该是安全的。”现在,黄关天完全停药,身体感觉也很舒服,和记者通话时正在公园散步。“亲戚朋友中很少有人知道我得病,我看起来跟好人一样,工作也在正常进行。”

© Ameriwell Health 美康医疗